火电 - 日本将在10年内关闭100座火电厂 真能告别“火电时代”?
日本将在10年内关闭100座火电厂 真能告别“火电时代”?

 

火电  加入时间:2020-8-24 10:32:53  来源:互联网  
 

日本政府在推动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道路上又迈出一大步,这次效果会如何呢?

近日,日本经济产业。METI)表态称,为了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量,日本将在未来10年关闭100座效率低下的火电厂,鼓励发展新型发电站,普及再生能源。

同时,日本环境省已计划成立一个专家小组,研究如何让电力企业摆脱对煤炭的依赖。据日本经产省的数据,目前,日本全境尚有140座火电厂。不过,此前日本政府也曾推行了诸多举措,力争减少煤电厂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但收效甚微。

为何偏爱煤电?

2016年,日本正式加入《巴黎协定》。统计数据显示,日本的温室气体排放量占全球总排放量的约4%,日本政府设定的减排目标是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量比2013年降低26%。

日本经产省2019年的数据显示,日本煤炭发电量在日本全境的发电总量中占比33%,仅次于石油天然气的发电占比38%。日本也是全球煤炭进口大国,2018年日本进口煤超过2.1亿吨,仅次于印度和中国。

2011年之前,日本经产省计划用核电代替燃煤发电。然而,2011年福岛核泄漏事故的发生及之后日本核电机组的暂停,致使煤炭为主的火力发电在日本再次大行其道。

日本能源问题研究机构“地球环境产业技术研究机构”此前就核能、再生能源等的发电成本进行了计算,结论显示,火电平均每千瓦时的发电成本最便宜,约为7.8日元,其次为核能发电,每千瓦时成本约为8日元,排在第3位的是天然气发电,每千瓦时为12.5日元。在可再生能源方面,太阳能发电的成本最高,达到了每千瓦时30.6日元,其次为风力发电,达21.2日元。

日本经团联(Keidanren)是由1000多家电力、化工、建筑等行业企业组成的游说团体,该团体一直在日本政府的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策制定方面进行强势游说,有日媒评论称,经团联的构成,决定了团体会对绿色科技行业有关加强减排目标的要求置之不理。

日本目前也是七国集团(G7)中仍坚持不断进行火电厂新建翻修的国家,有一台于2017年开工建设的万千瓦级燃煤火力发电机组将在2023年投入运转。英国环保组织“E3G”曾以煤炭火力发电站的新建计划、现有设施的关闭情况以及对在国外建设煤炭火力发电站的资金援助为指标,对G7在燃煤方面的减排努力进行排序,结论显示,日本位居末位。

当然,日本政府也在致力于开发更高效的燃煤技术,例如建设超超临界(USC)燃煤发电厂。据悉,USC工厂每单位发电产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低于传统的燃煤电厂。日本经产省建议到2030年,50%的燃煤发电来自于USC燃煤发电厂。

去年12月,由于日本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明确表态拒绝停止使用煤炭,因此两度被一个环保组织授予“每日化石奖”,这项“荣誉”由当时与会的非政府组织在会议期间每天颁发给阻碍气候变化谈判进程最大的“绊脚石”。

对可再生能源的研发投入为何不积极?

根据国际能源署报告,包含亚洲、美国和欧洲在内,从2015年到2018年,新燃煤电厂的总投资下降了75%。因此,有环保人士称,为避免在国际上孤立,同时为了扶持绿色经济,日本应该改变目前的能源政策。

2002年,日本就制定了《日本能源政策基本法》,之后经过了三次修订,大概勾勒出了2050年前日本的能源战略。其中预测2030年日本的能源组合里,核电占比约为20%~22%,可再生能源占比将是22%~24%,煤炭将从目前的33%降至26%,天然气则维持在27%左右。而目前,日本风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在发电量中的占比约为17%。

上述基本法进一步明确了支持太阳能发展的政策,鼓励太阳能发电企业或自己用太阳能发电的个体有足够动力,继续进行太阳能发电。此外,为了推动海上风力发电,日本政府将完善海域利用规则。该法还提出要加强利用氢气能源,把多余电力转换为氢能加以储存,以对输出功率不稳定的可再生能源形成补充。

而核电在上述基本法中被定位为“重要的基荷电源”。对于缺乏资源的日本而言,核电曾被认为是最稳定的电力来源。然而,2011年的福岛核事故导致日本普通民众对核电产生严重的不信任情绪,日本政府对核电监管变得严格,安全对策费用也大幅增加。

有日媒分析称,一贯重视核电与火力发电的日本,在太阳能和风力发电领域起步较晚,要迎头赶上并非易事。鉴于日本各大电力公司都拥有核电站,对可再生能源的研发投入并不算太积极。因此,要把可再生能源变为日本的“主力电源”,日本的能源界和企业界依旧需要一场彻底的意识改革。